工商時報【陳仁義】

教學模式強調「動手做 實際學」的中州科技大學,其重要教學目的之一就是要讓學生畢業後能與職場無縫接軌,15日該校特別隆重舉行「產學大聯盟」簽約儀式,與宏全、環隆科技、燦坤、正新、力麗、帝寶、維力、泰山、台灣卜蜂等16家上市櫃廠商及東極集團、百悅庄集團等共近百家知名企業進行產學合作簽約,中州科大董事長柴御清、各高中職校長、主管皆應邀蒞場觀禮與見證,場面相當熱烈,希望共創學校、學生、企業三贏的局面,中州科大也成為中部第一所結合在地產業發展的「產學夥伴型科技大學」。

中州科大校長曾慶瀛表示,這項產學大聯盟合作計畫,主要是讓進入中州科大的學生,在大一、二時,經過資訊接觸與實地參訪,了解各個合作企業的產業發展、生產環節及企業對社會應有的道德責任,並深入認識這些廠商,積極培養加強自身的本質學能,以符合產業界的需求,同時進一步透過教師輔導來了解自己的志趣與未來就業方向,大三、四時,即可透過志趣與能力分析,選擇自己喜愛的企業,進入當中實習,經由正式與產業接鏈實作,再一次確認自己的職業認知情形,並達到貫徹中州科大一向主張的「畢業即就業、就業即上手」的目標。

曾慶瀛並表示,產學大聯盟將強化和業界的教育合作,薦送及媒合中州學生至各結盟企業進行實習,由業界提供學生部分實習津貼,使學生體驗職場真實工作過程、環境及探索職業的工作內容,強化學生專業實務能力,讓學生具有「動手做、實際學」的認知,此外,也能協助優秀實習學生於畢業後獲得企業留用,改善企業招募人才不易的現象。

他並強調,中州科大是一所結合區域產業發展、人文與科技並重的優質科技大學,目前設有工學院、觀光與管理學院及健康學院等三個學院,師生不論在創新研發或參加各項國內外競賽,皆有優異的表現,學生擁有扎實的實作能力。產學合作研究與教育是環環相扣一體的兩面,由合作的研究增加教師專業的能力進而提升教學層次,同時也增加參與學生實務經驗與解決問題的能力,也可為學生帶來經濟上的支助及就業機會,而產學合作教育則可帶來合作研究的機會,合作企業學生也可以帶來研究的計畫。

根據週刊最新報導,蔡總統為了化解黨內最大派系新潮流,與黨中央之間的若干心結,二月間於官邸設宴款待雙方。但該系的大姐頭,絲毫不給總統面子,就在現場發作起來,「怒轟黨中央」出席的英系陳明文及秘書長洪耀福。

陳菊「怒轟黨中央」,凸顯派系問題

陳菊指責黨中央的這兩人,頻搞小動作,「從中央到地方拉幫結派」…云云。根據週刊的分析報導,新潮流頭頭最主要是憂慮他們的南方大本營,高雄與台南二都,在兩年後的首長改選,可能都會不保。而在背後策動取代新系南二都大本營的,就是英系,以及一位南部的電子媒體大亨──意指三立電視台(利用熱門談話性節目,拉抬英系人馬,以取代新系計劃中的接班者)。

這種新聞看起來驚心動魄,有點宮廷之爭的味道;看多了,綠色執政的支持者其實不會太高興,因為無關公衆福祉,徒引人反感而已。然而全世界的政治領袖、國家元首,幾乎都會碰到這種事,少有例外——除非你只是一個過渡性質的政治人頭。蔡總統是一個政治素人,看起來弱不禁風,新潮流因此把她吃定了──既「自行」決定國會副議長由該派系自己人當,也「自行」推派系人馬去佔領超大國營公司「中油」的地盤…凡此種種,族繁不及備載。

然而看準南二都兩年後即將改朝換代,電視台大亨介入了,利用談話性節目的核彈級影響力,在民主的遊戲規則下,拉抬所謂英系人馬(密集曝光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),果然聲勢一舉超越各方人馬;新系則在背後恨得咬高雄哪裡可以借錢牙切齒!因此,看起來這個總統並非真的弱不禁風,其實背後是有軍師在指點的?

從未來學的角度桃園哪裡可以借錢放眼,這些都是不難預見的。因此我在昨天的文章中,就提醒新系的頭頭之一邱義仁,希望他學習1992年的最大派系(美麗島系)領導人許信良,勇敢的率領整個派系,「將負面能量的粒子,一舉轉化為正面能量」!而更早之前,我也曾提醒另一個新系頭頭陳菊,希望她感念她身上的美稱「台灣菊」(1991年我幫她取名的,為陳菊之台語諧音),能率領她下面的最大派系,超越派系已大到可怕的私心,為民進黨及台灣人做出偉大貢獻──那就是完全無私的協助蔡總統,去為好不容易得來的綠色完全執政,不分派系,提拔綠營賢能之才,做出「民之所欲,長在我心」的亮麗政績與共同成就。而不要讓目前這種用「老藍男」對抗新系搶位子的恐怖平衡,持續下去。

台灣人的魔咒:放尿攪沙袂作堆

但看來這樣的期待有點不切實際。然而我也始終沒有放棄類似的努力。我常說民進黨的誕生與有意義的存在,稱得上台灣人的奇蹟,因為歷史上台灣人不曾當家作主,也不曾有經營一個國家的概念與夢想;每遇台灣人組織成形,將開始產生運作力量時,外來統治者必介入打壓,或進行分化,以致台灣人常被譏為「放尿攪沙袂作堆」,不團結便成為蓋在台灣人頭上的魔咒。

一直到民進黨的出現,它的誕生、蛻變與進化過程,我幾乎都看在眼裡,知道很不容易;也明白在三十年的過程中,有著不少台灣人菁英的血淚與智慧在灌溉,始能有今天的成就。舉例來說,一開始光是黨名的爭執,就差點讓組黨夢想破碎,幸賴類似謝長廷這樣的人,出面曉以大義,多方折衝而過關;而到了李登輝時代,開始有參與全面性選舉機會時,則面臨大派系引進傳統賄選惡習,試圖通吃時,也有黃信介、許信良這樣的派系大老,為了長遠大局,以及台灣人的夢想,願意率領大派系,一方面自我抑制瀕臨失控的派系欲望,一方面進行制度的變革。在這過程,我當然也看到更多台灣人發揮智慧,相當感人的故事;然而更多時候,也看到了失敗的經驗,但也常能從失敗中站起來,繼續走下去。

近十年來,民進黨最大派系新潮流,同樣碰到派系欲望無限膨脹的關卡。但麻煩的是,新潮流缺少像黃信介和許信良這般豪氣的政治梟雄,願意自我抑制可怕的欲望,來成就民進黨的多元進化。而另一項麻煩則是,它曾經因緣際會在扁時代結合唯一的本土報大媒體,逼宮陳水扁以取得政治實權──扁在2006年5月5日,曾創下民選總統的悲慘惡例,公開宣布「權力下放」(即「下放」給逼宮集團),就是他們的傑作。

或許是基於避免這種歷史上慘痛經驗的重演(逼宫),英系這一次提前出手,搶先與電視媒體大亨結合,來防堵新系,才有最近的風風雨雨──或許是這樣也説不定。

但支持者也會問:那該怎麼辦呢?辦法是有的,那就是謝長廷一直在推行的「共生哲學」。但這個有先見之明的人,卻早在黨內備受最大派系抵制,跌得鼻青臉腫。

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,文責歸屬作者,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彰化快速借錢平台,不代表本報立場。


EE956285F3506C0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葉白幸

xcds9958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